第1212章 顾圆圆番外二

上一章目录首页下一章

  听到汽车开出院子,江小暖叹了口气,使劲按了下太阳穴。
  “你想那么多干什么,我觉得圆圆是有福的!”江老太忍不住说。
  “你觉得有什么用,我这不是担心圆圆长大后进入社会吃亏吗?”江小暖没好气道。
  她当然希望女儿一辈子顺顺遂遂,可她不能护着女儿一辈子,她和陆寒年总要走在前面,小诺和小诚当然也能护着,但哥哥毕竟隔了一层,而且小诺小诚以后都会成家立业,也没那么多心思照顾妹妹了。
  唉!
  真希望小诺的心眼,能分给妹妹一些。
  “吃亏就是福,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,人活在这世上,谁没吃过亏?小亏多吃点,就不会吃大亏了,你赶紧睡觉去吧,圆圆的事你别管了!”
  江老太絮絮叨叨地念了通,她都八十了,看透了很多人生道理,当父母的总是担心儿女吃亏,但吃亏是正常的,人这辈子过得太顺遂,反倒不好。
  磕磕绊绊的才是正常的成长之路。
  江小暖心思一动,慢慢琢磨着她奶奶的话,越想越觉得有道理,不由哑然失笑。
  她真是越活越回去了,或许是中年生女吧,对圆圆她总是多一些担心,尤其是圆圆这孩子资质不如两个哥哥好,她就更焦虑了。
  真恨不得能把女儿未来的人生之路,全都铺成康庄大道,这样即使她和陆寒年不在了,也不用担心这孩子吃苦受累。
  不过她奶奶说的对,吃小亏确实是福,这个社会终究得孩子们自己去面对。
  江小暖上楼去休息了,服装厂现在有专门的人管理,她不用每天都去,刚躺下不久,陆寒年就进来了。
  “圆圆去上学了?”江小暖挑眉问。
  “嗯,你头还痛吗?”
  陆寒年坐在床边,给她按摩太阳穴。
  “好多了,这边再按按。”
  江小暖舒服地谓叹了声,微闭着眼睛,陆寒年的按摩功夫很厉害,按了几分钟后,头痛缓解了不少。
  “不疼了,你去公司吧,我躺会儿也去公司。”
  “不着急,刚才路上和圆圆聊了会儿,这孩子觉得你不喜欢她。”
  陆寒年犹豫了下,还是说了。
  上学路上他和女儿谈了会心,发现小丫头心事有点重,还有点自卑,觉得自己不如哥哥们优秀。
  “妈妈不喜欢我,因为我没大哥聪明,没大哥好看,也没二哥讨人喜欢。”
  圆圆在车上,低着头小声说。
  陆寒年很吃惊,也很自责,他忙于工作,很少顾着家里,三个孩子的成长他并没付出多少精力,两个儿子自个就长大了,也没什么问题。
  他以为女儿也可以这样,但他想错了,小姑娘的心思敏感,想的有点多。
  劝了女儿一路,但好像效果不太好,陆寒年决定和媳妇好好谈谈。
  “我不喜欢圆圆?怎么可能?这孩子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?她真是……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!”
  江小暖很震惊,也很生气,还有些委屈。
  三个孩子里,她付出精力最多的就是女儿,小诺和小诚说实话,她真没管太多。
  那个时候正是创业期,她还要兼顾学业,再加上年纪也不大,根本没想过要精心养育孩子,只想着吃饱穿暖就行,平时基本上是江老太和徐婶照料,七岁后,每年都要去大祭司那儿生活一段时间,没怎么操心就长大了,还都挺优秀。
  生女儿后,公司进入了稳定期,她有比较多的空闲时间照顾女儿,所以圆圆这十年,她真的尽心尽力了,可没想到竟换来女儿的埋怨。
  江小暖咬紧了牙,没好气道:“我念她是希望她好,真是远香近臭,索性我以后不管她了,就应该让这丫头见识下后妈的厉害。”
  “别说气话,姑娘家心事重一点,不能把她当成小诺小诚一样,咱们也想开些,不是每个孩子都是聪明优秀的,小诺和小诚挺省心,圆圆这儿,只要她健康快乐就好,咱们给她多存些嫁妆吧,就算她挣不到钱,一辈子也能衣食无忧了。”
  陆寒年其实也有些遗憾,两个儿子他很满意,都可以独当一面了,但圆圆这孩子,到底是养得娇了些,也罢,女儿娇点无妨。
  “还能怎么着,只能这样了,你努力挣钱吧!”
  江小暖幽幽地叹了口气,又觉得委屈,忍不住说:“以后我也不念她了,唉,念了反倒遭恨,你说现在的孩子怎么会这样?我们以前小时候可不这样。”
  她小的时候,但凡江老太能给她一个好面孔,她都感恩戴德了,可能真的是条件好了,孩子也娇气了吧?
  “今时不同往日,现在的孩子不一样,咱们的观念也得改变,你好好休息,我去公司了。”
  陆寒年笑了,给她掖好毯子,出去了。
  江小暖睡不着了,躺在床上反思,或许她真的念得太多了吧?
  也可能是她潜意识里觉得,女儿不如儿子优秀,无形中表现了出来,给了圆圆一种错觉,以后她还是改改吧。
  江小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,养两个儿子她真不咋操心,顶多就是赔钱,养女儿她头发都白了一半。
  之后,江小暖时不时地反省下,和女儿说话口气和态度都改了,有时候忍不住要骂时,她也会让自己出去消了气,尽量不冲女儿发火。
  效果还是不错的,顾圆圆私下和江老太说,“妈妈最近是不是有喜事,都不骂我了,希望妈妈天天有喜事!”
  江老太后来传给江小暖听,她有点愧疚,没想到以前的她,在女儿心里,竟是个喜欢骂孩子的凶妈妈。
  慢慢的,江小暖骂女儿的次数越来越少,她觉得自己快成佛了,哪怕是班主任告状,她也能心平气和地喝一杯茶,然后和班主任讲道理,再和顾圆圆童鞋问清楚事情真相。
  她以为自己能够一起佛下去,可在顾圆圆十二岁时,一件事让她暴跳如雷,压抑了许久的火气,一下子爆炸了。
  “我不会同意的,你想都不要想,顾圆圆,你给我死了这条心!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