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13章 编号404【05】偷梁换柱,再世神医

上一章目录首页下一章

  墨随安走后,教室里有人调侃:“天才他姐,你省省吧,我们闵阿草眼里只有钱,没有异性的。”
  墨倾没有理会。
  她的视线在教室里巡睃一圈,没见到闵昶的身影,转身离开,结果没几步就撞见了闵昶。
  “找墨随安?”
  眼里没有异性的闵昶一见到她,就如临大敌。
  确实没把她当异性看。
  “找你。”
  闵昶后背一凉,稳住心态:“什么事?”
  墨倾斜乜着他,淡声道:“跟我来。”
  “哦。”
  闵昶听话地跟在她身后。
  其实走廊没什么人,但墨倾找了个偏僻的角落才停下,而后从衣兜里掏出几张折叠在一起的纸,扔给闵昶。
  她说:“半个月之内,把这个做出来。”
  闵昶伸手捞住,奇怪看了她一眼,随后打开,发现上面是整套针灸针的具体设计,从设计、材料、花式全面介绍,一应俱全,一比一复制曾收藏在他家的针灸针。
  针灸有九针,即九种款式,不同款式针对不同病症,近现代有所改良,称新九针。
  但墨倾这一套,是严格按照《黄帝内经》关于九针记载打造的。
  制作极其精美,宛如工艺品。
  然而,墨倾在扔给他一套图纸后,就轻描淡写地让他做出来,似乎技术上没有一点难度。
  闵昶浏览完几张图纸:“我做?”
  “不然?”
  “你怎么知道我能做出来?”
  墨倾气定神闲:“就凭你做自制枪的手艺。”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看破不说破,来日好相见。
  蓦地,闵昶灵光一闪,借由这一套图纸和半个月的期限联想到什么,狐疑地问:“你不会是想……”
  偷梁换柱。
  “嗯。”墨倾坦然承认。
  闵昶怔住。
  他定了定神,匪夷所思道:“你知道柯林斯酒店的安保有多严吗?”
  墨倾悠然反问:“你知道你为什么要叫我一声姑祖奶奶吗?”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闵昶想起她是百年前的神秘生物,顿时闭上了嘴。
  *
  开学之前,学校尚有敢当面说墨倾是非的学生在,自打墨倾惩戒了江齐屹后,哪怕他们再八卦,基本都会在背后讲。
  墨倾耳根落了个清静。
  周五,下午有一节体育课,三班和七班的时间排在一起。
  三班的体育课上到一半,他们班主任就赶过来跟体育老师说了几句话,随后就把温迎雪和墨随安一并叫走了。
  “温迎雪和墨随安一起能有什么事?”
  “听说墨随安家里出了事。”
  “那也该叫墨随安和墨倾啊,跟温迎雪有什么关系。”
  “你们不知道吗,温迎雪是个医生啊,中医西医都擅长,好像被知名医疗机构评了级,堪称国际级别的专家。”
  “她这么牛?”
  “可不嘛。就是人太低调,没怎么让人吹。”
  “这是我们能配称之为同学的存在吗?”
  “你们发现没有,温迎雪和墨随安长得有点像,更像是姐弟哦。他俩成绩和颜值都匹配。哪像墨随安和墨倾……”
  骚动声里,有同学提到墨倾,被人拉了两下衣袖,声音渐渐小了。
  墨倾听见了,没当回事。
  本来就不是亲姐弟。
  “哔——”让学生跑了个八百米,体育老师就召集集合,“知道你们高三时间紧,接下来你们自己安排吧,想运动的就运动,想学习的就学习。”
  体育老师说了句“解散”,整个班都跟脱缰的马似的,队伍迅速散了。
  墨倾不想运动,也不想学习,在校园里溜达。
  她路过一个摆在喷池附近的雕像,可走过了几步,忽觉雕像有些眼熟,微偏头,又倒退着走回去。
  她斜乜着雕像的脑袋。
  确实眼熟。
  雕像是个中年人,头戴毡帽,鼻梁架着眼镜,很斯文,手里拿着一本书,一边印着“上善若水”,一边印着“厚德载物”,整得有模有样的。
  狗东西。
  墨倾手有点痒。
  “墨倾。”在墨倾逼近雕像时,路过的宋一源及时出声,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  墨倾眉头一扬,眼里迸射出一抹冷光:“我能砸了它吗?”
  “你想干嘛?”宋一源心里警铃大作,三步并做两步冲上去,挡在雕像面前,“这可是第一任校长,第一附中的前身君德高中就是他一手建立的,是个了不起的人物。”
  “呵。”
  墨倾冷笑,嘲讽很浓。
  宋一源机智地领悟到什么:“他得罪过你?”
  墨倾绕过他。
  “他人都死了,你饶过他不行吗?”
  墨倾不答。
  她将衣袖往上推了一截,露出的手腕扭动着,看似平静的动作,却蕴藏着别样危机。
  想到霍斯对她战斗力的描述,宋一源头皮都要炸了,眼一闭,心一横,拿出杀手锏:“我们有个观察者日记!”
  “嗯?”墨倾侧首。
  宋一源踌躇起来:“就……”
  墨倾嗓音里透着威胁:“三秒。”
  “我们一旦被认定为观察者,只要跟你接触,就要记录你的行为!”事已至此,宋一源只得如实相告,“如果对你的差评过多,你就有可能被……”
  宋一源没说下去。
  销毁。
  他看着活生生站在跟前的墨倾,跟人类一般无二,怎么也说不出“销毁”二字。
  墨倾神情淡然,只问:“你对我的评价是?”
  “我顾着给你写表扬信,还没来得及写日记。”宋一源冤枉死了,赶紧举起三根手指,保证道,“只要你不砸校长,我给你写一周的千字称赞小作文。”
  “行。”
  墨倾痛快地应了。
  在宋一源庆幸逃过一劫时,墨倾想的是:一年后再来砸。
  “差点忘了,”宋一源拍了下脑门,“霍斯说,你爸墨达茂在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,正在第三医院抢救,墨随安和温迎雪都赶过去了,一个是亲儿子,一个是主刀医生。你也赶紧过去吧。”
  “见最后一面?”
  “那不至于。温迎雪还是有点东西的,她出手的话,不可能救不活。”
  “那就放学再说。”
  宋一源震惊极了:“你不是不爱学习吗?”
  墨倾手一抬,一抹亮光从指尖一晃而过,飞往雕像方向。
  同时,她转身踱步离开,悠悠地说:“我忽然爱上了这所学校。”
  你别开玩笑行不行!
  怪惊悚的。
  宋一源心里犯嘀咕,觑到她离开的背影,想到她抬手的动作,猛然想到什么,连忙凑到第一任校长雕像面前查看。
  只见一枚细细的针灸针刺入“校长”眉心,针没入了一半。
  “校长”眉心裂开几道细纹。
  宋一源:“……”
  说起来,墨倾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
  *
  放学后,墨倾去了第三医院。
  在医院一楼问了一圈后,得知墨达茂刚抢救回来,被送往了特护病房,她打听到具体房号,优哉游哉地走过去。
  病房门外,站着三人,正是温迎雪、墨夫人,以及墨随安。
  “温医生,真不知该怎么感谢你,你可真是再世神医……”墨夫人眼含热泪,此刻的感激之情没一点作假。
  “没事。”温迎雪穿着白大褂,沾了些血渍,人却有一种不染尘埃的脱俗感,“我跟墨随安是同学,江先生又派人来请,没有不帮的道理。”
  她从兜里掏出一张纸:“这是一张中医药方,按照上面写的服药,墨叔叔身体会恢复得更快一些。”
  “温医生还懂中医?”墨夫人讶然地接过药方,眼神热切,掺了几分仰望和崇敬,“谢谢。”
  墨随安站在一旁没说话,但收了那一股子傲慢和轻视,安静地注视着温迎雪。
  “我先去收拾一下。”
  温迎雪跟他们点了下头,告别。
  她跟墨倾擦身而过,目不斜视。
  墨倾回眸看了眼。见到白大褂衣摆扬向空中,荡起一抹弧度。
  这时,有个病人家属匆匆跑过,撞了一下墨夫人的肩膀,墨夫人手一松,那一张写了药方的纸飘向空中,飘飘荡荡地落到墨倾脚边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