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41章 当年事【01】线索浮现,调查过去

上一章目录首页下一章

  “墨倾,那不是你吗?”
  在看清那张画像时,宋一源头皮发麻,朝墨倾投去震惊的目光。
  前来帮忙的警察是不知墨倾底细的,有几个看到画像,又对比了墨倾的脸,立即朝墨倾走了过来。
  其中一人直接掏出镣铐。
  “等等!”
  霍斯站在墨倾面前,跟那几个警察说了声,又使了个眼色。
  警察们对视了两眼,随后颔首,默契地没再管。
  “你……”霍斯转过身,想找墨倾问个究竟,但注意到江刻后,改了口,“你先跟江先生回去。”
  他走到江刻面前,递过去一把车钥匙。
  视野被身影遮住,江刻才从某种熟悉感里脱身而出。他眸光微闪,接过那把车钥匙。
  “江先生,麻烦你先带墨倾回去。”霍斯说,“她明天还要上课。”
  你们还知道墨倾是个学生?
  江刻“嗯”了声,跟墨倾说:“走吧。”
  *
  越野车在山路上行驶,并不稳。
  江刻将车开得很快。
  墨倾在等江刻提问,但等了半天,都没见江刻追究的意思,有些奇怪。
  车内灯亮着,墨倾偏过头,瞧见江刻锁定前方,眉目紧拧,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。
  “你身体不舒服?”墨倾问。
  江刻似乎没听到。
  墨倾喊:“江刻。”
  这时,前方出现一个拐角,车速过快,江刻猛地踩下急刹车,在一段滑行后,车在撞到栏杆的一瞬,停了下来。
  冲击不轻。
  墨倾后脑勺磕在椅背上,她轻拧眉,扭头看去,见到江刻用手抵着额头,豆大的汗珠滑落下来,沿着下颌滑下,滚到衣领。
  墨倾摸出两根银针。
  江刻似是察觉到什么,回过头:“你扎一下试试。”
  “不需要?”
  “不需要。”
  “那你疼着吧。”墨倾挑了下眉,不跟他争辩,“我下车透口气。”
  她推开车门。
  江刻瞥了一眼,觑见她下车的身影。
  ……
  墨倾吹了一会儿夜风。
  山上风凉,凉丝丝的,墨倾望着这夜空下的山水,却思绪不宁。
  约摸一刻钟后,驾驶座的车窗落下来,江刻燃了一根烟,有白色烟雾飘出,月光里显得轻悠悠的。
  墨倾走过去,手肘抵着窗沿,低头望着江刻,语调暧昧不清:“怎么一见我的画像就头疼啊?”
  江刻斜乜着她。她笑时,像个妖精。
  “你的画像?”半晌后,江刻琢磨出味儿来。
  他将手伸到窗外,食指点了下烟,烟灰随风飘落。
  “不然呢?”
  “照你这意思,你是百年前那位得道高人?”江刻眯了下眼。
  “说不准。”墨倾一弯唇,说得很含糊。
  骗鬼呢。
  哪怕根据这事的线索,最终会推到“墨倾是得到高人”这一结果上,可是,江刻并不信这些神神叨叨的事。
  江刻掐了烟,把车窗升上,扔了两个字:“上车。”
  墨倾坐上副驾驶,甩上门后,问:“你头疼的毛病,是偶尔,还是第一次?”
  “时不常。”
  江刻往后倒车,回归到马路上。这一次,车速放缓不少。
  墨倾手指抵着下颌,神情若有所思。
  *
  霍斯和宋一源一直忙到凌晨五点,才搞清楚长生会的来龙去脉。
  他们走出派出所。
  “按照长生会的说法,墨倾就是平井渡的得道高人了吧。”宋一源咂舌,“她医术高超,济世救民?我咋这么不信呢。”
  霍斯斜他:“你可以信一下。”
  “为啥?”
  霍斯不能将墨倾救沈祈的事告诉他,只说:“一看就会医术。”
  宋一源:“……”大哥,这是能看出来的吗?!
  霍斯说:“你洗洗脸,去学校吧。”
  “等等。”宋一源打了个哈欠,困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,缓了下才说,“墨倾跟长生会是没关系,但她到底什么来头,你们就查不到一点消息吗?”
  “没有。”霍斯沉声道,“我们怀疑她的记载都被刻意抹除了,只留下一些口口相传的传说。”
  “她有说什么吗?”
  “她说,说不完,没义务告诉我们。”
  “我跟她聊过几次,感觉她不是很抗拒。”宋一源说到这儿,忽然一拍脑门,“我想起来了!”
  霍斯见他一惊一乍的,蹙眉:“什么?”
  “姚德轩!”
  “谁?”霍斯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  宋一源拍手:“我们第一附中的第一任校长啊!”
  “有他什么事?”
  “他可惨了……呃,不是,是他的雕像可惨了。我感觉他再过不了一个月,就要裂开了。”宋一源一脸痛心。
  霍斯莫名其妙。
  宋一源说得没头没尾的,霍斯不明白,干脆让宋一源重新讲述。
  宋一源讲了墨倾想砸姚德轩雕像的事。
  他笃定道:“墨倾肯定跟姚德轩有仇,我们可以从姚德轩入手啊!姚德轩的记载资料可有不少。”
  虽然觉得宋一源的说法很离谱,但霍斯在仔细想过后,觉得虽然曲折,但也有试一试的必要。
  最终,霍斯说:“你去查吧。”
  “好。”宋一源满心欢喜地点头,几秒后忽而意识到哪儿不对劲,“不是,就我一个人啊?”
  霍斯瞥了他一眼:“知道墨倾的不多,没多余的人手给你。”
  宋一源:“……”
  *
  大清早的,墨倾神清气爽地起床,吃了早餐后,准备坐澎忠的车去上学。
  但她没见到澎忠的身影。
  “今天我去参加家长会。”江刻走过来,穿得衣冠楚楚,浑身上下一丝不苟,“你跟我一起。”
  “哦。”
  江刻问:“你考得怎么样?”
  墨倾敷衍:“还行。”
  江刻不疑有他。
  他跟墨倾接触这么久,不信以墨倾的智商,会考出什么惊世骇俗的成绩来。
  潜意识里,他把墨倾的“还行”当“优等生的谦虚”了。
  然而——
  坐在三班教室的江刻,拿到墨倾惊世骇俗的成绩单时,硬是半天没有回过神。
  emo破产了他都不会如此震惊。
  江刻一开始就没把家长会当回事,但是这一张成绩单,给了他前所未有的危机感。
  很快,真正的危机,出现了。
  有家长围过来,看了眼成绩单,露出怜悯神情:“你是墨倾的亲戚吧?还好是你来的,要是墨倾家长,岂不是得气死。”
  其他家长附和:
  “听说这学期,学校转来俩学生。三班那个正数第二,七班这个倒数第二。”
  “这成绩索性就别读了,还拉低学校升学率。”
  “你们才知道呢?成绩出来那晚,我女儿回家直接哭了。我本以为她没考好,结果她说是被墨倾的成绩气哭的,她十几年就没见过这么惨的成绩,拉低了他们班平均分。”
  “真缺德啊,偏偏来了七班。”
  ……
  江刻表情黑如锅底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