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3章 神医村【03】突生异变,关系闹僵

上一章目录首页下一章

  江刻抬起手,屈指欲敲门,骨节在触碰门板的一刻又顿住,尔后缓缓收回。
  他转身,走了几步,末了又折回。
  “叩叩叩。”
  他终于敲响了门。
  里面却没声儿。
  门缝里有光透出来,房间是亮着的。按理说,墨倾应该没睡。但是,迟迟不见人来开门,也听不到动静。
  顿了须臾,江刻又敲了两下门,沉声喊:“墨倾。”
  依旧没有回应。
  江刻沉思片刻,伸手覆在门把上,往下一用力,门锁开了。
  他顿了下,仍是将门推开了。
  室内光线充盈,一阵凉风袭来,江刻眯起眼,视野变窄,他看到站在窗前的身影,睡裙翩飞,青丝乱舞。
  墨倾背对着他。
  睡裙单薄,如一层薄纱,勾勒出她纤细玲珑的身形,后领微微敞开,细长的脖颈线条柔软,在飘飞的青丝中若影若现。
  她回头看了他一眼。
  那一眼,看得江刻背脊发凉,怔在原地。
  她的眼眸是红的,鲜艳且浓郁,似血,如阴间鬼魅,目光渗着杀气。
  而她的指甲,不知何时长得很长,指甲泛红。
  也就那么一眼,墨倾忽而扬起手,一枚石子飞过来,擦着江刻的肩头而过,弹到墙面的开关按钮处。
  “哒”地一声,灯熄灭了。
  黑暗瞬间吞噬视野,江刻愣神的刹那,见到那抹白影掠过窗户,裙摆沿着窗框滑过,很快,身影彻底消失。
  江刻步入卧室,迅速来到窗边,可四目张望,什么都寻不到。
  江刻太阳穴直突突。
  他用手指按压着太阳穴,花了几秒冷静下来,然而无论他如何回想,都不觉得方才那一幕是幻觉。
  哪怕,那画面像极了幻觉。
  所以,墨倾活了一百年,表现又异于常人,是因为……她不是人类?
  这个想法冒出来时,江刻惊愕了一瞬,随后又将这些情绪按压下来。
  这不是重点。
  问题是,她会去哪儿?
  她,还会再回来吗?
  在窗口站了很久,江刻目光适应了黑暗,借着洒落进室内的月光,江刻目光扫了一圈。
  这是墨倾搬进来后,他第一次来这里。
  一张床,一个衣柜,一张书桌。清冷又单调,一目了然,空荡荡的。
  墨倾物品不多,都收拾好了,放在床边,就两个包而已。书桌上摆了些瓶瓶罐罐,倒了一半,洒出些粉末和颗粒。
  江刻走过去,将倒下的小瓷瓶摆好,手指捻了些粉末,放到鼻尖轻嗅着。
  一股药味儿。
  ……
  江刻没有走,一直待在卧室里。
  月亮升至高空,又悄然落下。夜幕以黑为底色,浓到极致的黑,如丝滑的绸缎,弯月垂在东边天空,细细的,如一抹弯钩。
  窗一直开着。
  室内一片冰凉。
  即将天明时,江刻望了眼窗外的夜色,将目光一收,终于转身离开了。
  他回到自己卧室,没开灯,来到床头柜前,摸到香烟和打火机。
  直至这时,他才发现手指是僵硬的。
  别墅开着地暖,他只穿了件居家毛衣,在隔壁吹了一夜的风,他没觉得冷,但身体却被冻僵了。
  活动了下手指,江刻轻皱着眉,捏起一根烟来,咬住。
  挑开打火机,淡蓝的火苗蓦地窜起,他幽深的眼眸盯着那团火苗,恍惚间想到墨家的那个雨天。
  低头衔烟借火的墨倾,脆弱柔韧的细长脖颈,以及那抹极淡的勾人风情。
  苍凉的白,极致的艳。
  倏地,寂静的清晨里传来关窗的声音,很轻,却突兀。
  火苗灭了。
  *
  江刻没有睡,熬了两个小时后,瞧了眼腕表,去冲了个澡。
  正值早餐时间,江刻下楼时,听到厨房里传来的动静,是陈嫂在做早餐。他如以往一般,不动神色地走下楼梯。
  餐厅里传来声音。
  墨倾说:“陈嫂,加点醋。”
  陈嫂应着:“来了。”
  脚下步伐快了些,江刻走至餐厅外,见到在餐桌前吃饺子的墨倾。陈嫂捧着一瓶醋从厨房跑出来,见到江刻后,同他打招呼。
  江刻目光锁定在墨倾身上。
  墨倾抬头,坦然跟他对视,说:“早。”
  她的瞳仁是黑的,指甲是修剪过的,整齐而圆润。跟以往没什么两样。
  昨晚那一幕,仿佛是幻觉。
  “早。”
  江刻回了一声,走到墨倾对面,拉开一张椅子,坐了下来。
  “什么时候走?”江刻问完,愣了一下。
  这话说出来,倒是有赶人走的意思。
  墨倾神情平静,给自己的调料碟里添了些醋,说:“上午。”
  顿了顿,江刻说:“我送你。”
  “不用。霍斯来接。”墨倾回绝了。
  他们对昨晚一事,只字不提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
  但,话少了。
  早餐吃得很安静,墨倾撂了筷子就回房了,直至霍斯来接时,她才提着行李下楼。
  她没有告别。
  江刻也没送。
  江刻站在窗边,见到墨倾出了门。那个叫霍斯的,殷勤地给她提行李、开车门,尔后开着车扬长而去,留下门口一片空荡。
  他们,都知道吗?
  江刻有些不安,说不清道不明,却悬在了心上。
  比他发觉自己没有过去时的不安更甚。
  倘若他曾处于迷雾中,墨倾的出现,就似是一张网罩了下来,牵着一根线,引出了百年前的谜团,和一个隐秘的机构。
  这根线的尽头是什么。
  “叩叩叩。”陈嫂的声音在门口响起,“江爷。”
  又看了眼门口,江刻收了视线,去开门。
  “江爷,”陈嫂拿出两个眼熟的小瓷瓶来,递给江刻,“这是墨小姐托我给您的。她说您头疼时,只要吃一颗,就能缓解症状。”
  “嗯。”
  江刻淡淡应声,将小瓷瓶接过来。
  “还有。”陈嫂又从兜里掏出什么,露出来一看,是一张黑卡,“她刚刚走的时候,让我把这张卡还给您。”
  江刻眉头轻轻一皱,将黑卡拿过去。
  将卡还给他,就想撇清关系?
  门儿都没有。
  *
  冬日暖阳落了一地,阳光正好,清风徐徐。南方城市里的冬天没鲜明特色,路边的两排树木依旧枝繁叶茂。
  霍斯将车停在回春阁门外。
  透过明亮的车窗,他看了眼破败的匾额,问:“你确定要待在这里?”
  “嗯。”
  霍斯警惕地问:“你没想行医吧?”
  墨倾悠悠地瞟了他一眼。
  “没有执照就行医,你容易吃牢饭。”霍斯又看了眼回春阁,“还会连累到他们爷孙俩。”
  “哦。”
  墨倾敷衍地应了一声,懒得听他的“教育”,将车门一推,就走了下去。
  霍斯犹豫了下,随后也下车,跟上。
  墨倾行李不多,但霍斯还是主动帮忙,提了她的全部行李。在跟她进回春阁的几步路里,他还不忘叮嘱墨倾“别给人添麻烦”。
  “姑姑,你来了。”闵骋怀杵着拐杖前来迎接。
  霍斯本想继续叮嘱墨倾,听到这苍老的声音,抬眼看着闵骋怀,心一抖,差点被门槛给绊倒。
  他看了眼闵骋怀,又看了眼墨倾。
  墨倾颔首:“嗯。”
  “辛苦了。”闵骋怀跟霍斯说,紧接着又问墨倾,“这位是……”
  “我叫霍斯。”霍斯回答,和颜悦色的。
  对于一个老人,霍斯实在难以板着脸。
  “小霍啊,来,坐坐,先喝杯茶。”闵骋怀热情地招呼着。
  墨倾也不怕被霍斯知道闵骋怀叫自己“姑姑”的事,更不怕霍斯去查——
  一来,她坦荡荡的,他们爱怎么查怎么查;二来,闵骋怀自己知道的也不多,问不出什么。
  霍斯跟闵骋怀在坐诊室里坐了一会儿,出来时,他见到墨倾站在前台整理药材。顿了顿,他朝墨倾走过去。
  他道:“你可以在这里借住,不过,得定期去基地报到。”
  “嗯。”墨倾捏着两根黄芪查看。
  “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。”霍斯继续说,“生活费我会跟往常一样给你。如果不够,你再找我要。”
  话虽这么说,但是这几个月下来,墨倾根本没花什么钱。
  而霍斯总是一想起来,就私人给墨倾转上一住了下来。
  闵昶将自己卧室腾给了墨倾,自己搬去跟闵骋怀一起睡。
  一日三餐是闵昶负责的,他早上醒来得早,就给他们做早餐,晚了点,急着去学校的话,就去隔壁早餐店买现成的。
  中午他让墨倾叫外卖。
  晚上他会带些食材回来自己做饭。
  墨倾则是接管了坐诊室。
  霍斯的叮嘱早被她抛诸脑后,偏偏她想治病也没有病人上门,偶尔来一个,见到她年纪轻轻的,赶紧跑了。
  无奈之下,墨倾只得天天折腾药材。
  最近又变了天,乌云密布,阴沉沉的,天黑时飘起了雪,待到闵昶放学回来时,地上已经落了一层白霜。
  “这次联考成绩出来了。”闵昶将兜帽摘下来,顺手把书包扔一边。
  他径直走向站前台捣鼓药材的墨倾。
  “哦。”墨倾没什么兴趣。
  闵昶睇了她一眼:“你又是全市第一。”
  “哦。”
  闵昶打量着她,奇怪地问:“你这两天怎么恹恹的?”
  搬来回春阁后,墨倾就一直与药材为伍,没怎么说话。当然,她以前话也不多,但感觉跟现在不大一样。
  “变天了。”墨倾随便找了个理由敷衍。
  “哦。”闵昶反正不知道她在想什么,将一条围巾扯下来,忽而想起什么,“宋老师辞职了,我们下半年换班主任。”
  这事是闵昶提前知道的。
  宋一源打算悄无声息地离开,把消息瞒得死死的。
  七班的学生至今以为宋一源能送他们到毕业。
  “嗯。”墨倾应声。
  闵昶将围巾取下来,提起书包想上楼,但走出两步后,又折了回来,站在前台,问:“你打算这个冬天就抱着这堆药材度过了吗?”
  墨倾低下头,目光在舂桶上停顿须臾,继而说:“是该找点事做。”
  “什么事?”
  “再说。”
  闵昶:“……”
  这一天,再一次登有笑的,在注意到墨倾、戈卜林后,笑容都收了。
  看过来的目光里,隐隐透着压迫感。
  那种压迫是冲着戈卜林去的。
  “我当是谁呢,”静默片刻后,有一青年出声,眼神轻蔑地在戈卜林身上一扫,语气奚落,“隔壁吃闲饭的,跑我们这儿来做什么?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