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6章 神医村【26】有因有果,新任村长

上一章目录首页下一章

  那是一颗梨树,梨花一朵朵绽开,风一吹,花瓣飞向空中,如雪。
  温迎雪一袭长袖白裙,发如墨,迎风而舞。
  在她身上,依旧透着温和静雅的气息,似不落凡尘的仙子。她眼里一抹清冷,添了些清雅高贵,宛若高岭之花。
  “等我?”
  墨倾淡笑一声,拧开了奶茶瓶盖,仰头喝了两口。
  味道还成。
  “嗯。”
  温迎雪缓步而来。
  在距离墨倾两步之遥时,她停了下来。
  “你是神医村村长不愿意破坏规划。】
  【这话你也信?】
  【有个屁的规矩,装神弄鬼的。温女神离远点儿好,咱们今后的路更宽敞。】
  ……
  无心插柳柳成荫。
  昨日直播的目的,本是为了让神医村被大众知晓。
  但是,经过昨天墨倾那么一闹,无数路人都被虐成了温迎雪的粉丝,她社交平台的账号一夜之间增长百万粉。
  并且,增势仍旧迅猛。
  至于墨倾,一觉醒来,就成了人人喊打的恶人。
  她倒是一点都没关注,踩着点下了楼,发现一楼餐厅少了些热闹,只剩两三个人坐在椅子上吃饭,不见其他身影。
  墨倾拿了一份早餐,踱步来到前台。
  “人呢?”墨倾咬了口馒头,问前台小妹。
  “都走了啊。”前台小妹说,“昨晚村长决定取消让外人拜师的决定,温迎雪住了一晚,说要回去上课,大早就离开了。其他人没新闻了,就走了。”
  墨倾往餐厅瞥了一眼:“不还剩几个么?”
  “那几个啊……”前台小妹皱眉,继而摇了摇头,“他们呐,是想留下来搞个大新闻,拍一拍神医村风土人情,等新村长继位啥的。”
  “哦。”
  “但是啊,门儿都没有。”前台小妹说,“等他们吃完这顿饭,周叔叔就会把他们请走了。”
  墨倾又咬了一口馒头。
  “哎。”前台小妹手肘搁在台面上,身子向前倾,仔细打量着墨倾,“听说你是医圣的后代,是真的吗?”
  墨倾细嚼慢咽的,将馒头咽下,然后漫不经心道:“嗯。”
  “那你医术肯定不错咯?医圣的传说,都是真的吗?”前台小妹眼睛亮了亮。
  “谁知道。”墨倾凉飕飕地说,“我在的时候,她早没了。”
  “……也是哦。”前台小妹有些惋惜,随后又不死心地问,“但你家人呢?”
  “死的早。”
  前台小妹眼神顿时变得怜悯起来:“抱歉哈。”
  墨倾一边跟前台小妹闲聊,一边干掉了半个馒头。
  这时,又一个裹破大衣的青年走过来。
  “二万,早啊!”前台小妹见到来人,兴奋地跟人打招呼。
  谷万万走近了,斜了眼墨倾,旋即皱眉跟前台小妹说:“让你别这么叫我,能听一句人话吗?”
  “我听着呢。”前台小妹忙不迭点头,然后朝他面前挪了挪,微微歪着头,眨眼说,“可打你嘴里说出来的,能是人话呢?”
  谷万万“嘶”了一声。
  他说:“把我搁前台的东西送人,我还没找你算账呢。”
  他指的是前台小妹给墨倾、江刻的点心和二锅头。
  前台小妹笑嘻嘻的:“你每天都去串门都带这些,不差这一两样。”
  谷万万没理她,侧首盯着墨倾,手指在桌面叩了叩,说:“报个恩呗。”
  “什么?”
  墨倾撕了一块馒头,扔到了嘴里,用余光瞥他。
  “点心和二锅头。”谷万万姿态还挺拽,“不白拿的。”
  墨倾:“说。”
  “你看我,当个神医村的村长,怎么样?”谷万万眉头一扬,眉眼是自信。
  “二万万,你说什么呢!白日梦不是这么做的!”前台小妹炸了毛,怀疑一夜过去,谷万万被鬼附身了。
  墨倾乜斜着他:“差点儿。”
  谷万万不恼不怒,又问:“梁绪之呢?”
  墨倾摇头:“也不行。”
  谷万万继续问:“你在村长面前说话,有分量吗?”
  “有。”
  “那我等你好消息。”
  谷万万跟她说完,就在前台拿了一把小锄头,晃悠悠地往门外走去。
  走到门口时,被冷风一吹,他打了个寒战,然后裹紧了自己的大衣,走了。
  “二万,你吃不吃早餐的?”前台小妹冲他的背影喊。
  “给我留着。”
  谷万万远远地答了一句。
  “墨倾,你别把他的话放心上。”前台小妹扭过头,跟墨倾说,“他一向没个正行。”
  “他是什么人?”墨倾似是随口一问。
  “他啊,”前台小妹停了一会儿,想了想才说,“他不是我们村的人。但打十年前起呐,他每年都会来我们村……”
  “做什么?”
  “好像是,”前台小妹左右看了一眼,确定没人后,才凑到墨倾耳边,飞快地说了两个字,“续命。”
  说完之后,她又立即撤开了。
  她抿了抿唇,小声说:“说是中过毒,至今无解。每年找村长治疗,才能活到现在。”
  “是么。”
  “不过他心态好。来这里后,就爱上了种药,这一种,就是十年。他一直觊觎张三的种植技术,一空下来,就去找张三。”前台小妹说着,叹了口气。
  “叹什么气。”
  “可惜了,”前台小妹捧着脸,“要是村长……”
  顿了顿,前台小妹没把那话说完,只是感慨道:“谁还能救得了他?”
  墨倾“哦”了一声,轻描淡写地说:“是挺可惜。”
  她拿着剩下的早餐回了餐厅。
  *
  果不其然,刚到上午九点,周开景就带了人过来,“请”几个记者离开了。
  并且,在记者们走之前,还一一排查了他们拍的内容,事关村民隐私的,一律删除。
  墨倾和戈卜林坐在招待所门口,一边嗑瓜子一边看戏。
  “你们俩……”处理完记者,周开景走到门口,刚一张口就察觉不到不对劲,皱眉看戈卜林,“你是谁,另一个呢?”
  戈卜林答:“采风去了。”
  墨倾比周开景还疑惑:“采风去了?”
  “对啊,清早就去采风了。”戈卜林说。
  墨倾:“……哦。”她还以为江刻一直在睡懒觉呢。
  周开景蹙眉:“我来拿夏雨凉的骨灰。”
  “等等哈。”戈卜林说着,捡起地上的一个背包,从里面翻出一个瓷瓶,“这儿呢。”
  他递给周开景。
  周开景去接。
  但是,戈卜林又把瓷瓶往回一收:“我们能一起吗?”
  周开景不耐烦:“能。”
  “你们会给她一个安身之所?”
  “会。”
  “我想看着她下葬。”
  “下午就葬。”周开景烦不胜烦,一把夺过了瓷瓶。
  他在手里垫了垫,感觉有点少:“就这么点儿?”
  戈卜林说:“有这点儿就不错了。”
  周开景:“……”
  真想揍他。
  这时,梁绪之从后方走来:“周叔,村长叫我们过去,讨论新任村长之事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