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8章 百年前【05】江刻主动当替身

上一章目录首页下一章

  院子里有不少人,包括演员和工作人员。
  听到重物落地的动静,众人的注意纷纷被吸引过来,尔后,表情一个赛一个的精彩。
  倒地的是编剧、曹新盛。
  “曹编,你没事吧!”
  立即有人围了过去。
  曹新盛无故被人扔出去,勃然大怒,但满腔怒火尚未发泄出来,就见身边围了不少人,一时又拉不下脸来。
  曹新盛憋着怒气,望向木柱后方。
  只见一个青年拽住了那少女的手腕,直接把人给拽走了。
  曹新盛记住了青年的长相和着装。
  “没事,不小心摔了一跤。”
  面对身边那群人的询问,曹新盛连忙说道。
  潜规则呢,大家都心里有数。
  但是,调戏少女被人揍,这种事一旦声张,他就纯闹笑话了。
  不好多说。
  在一人的搀扶下,曹新盛走了一步,当即腰上传来一阵剧痛,他抬手扶着腰,忍不住哎呦了两声,表情都扭曲了。
  妈的。
  曹新盛在心里怒骂。
  *
  另一边。
  江刻将墨倾拽到一角落,面无表情,眉宇笼了一层怒意。
  “你平时不是挺能吗,还能被这么一怂货占了便宜?”江刻冷声问。
  墨倾没回话,只瞧了眼被他拽住的手腕,淡声道:“松开。”
  闻声,江刻的手不仅没有松开,反而抓得更紧了一些。
  墨倾没有挣脱开。
  她顿了顿,像是当此事不存在一样,打量着跟前的江刻: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  江刻的衣着换了一身,长衣长裤,偏休闲的,戴了一:“在你手上。”
  话音落,江刻按下了打火机,点燃了烟。同时,车内所有车窗降下,裹着潮湿味儿的空气拍打进来,吹散了烟味。
  墨倾明白了。
  剧组是按照人头订的外卖,墨倾没在剧组内任职,忘把她算进去了,所以免费盒饭没她的份。
  江刻送一趟外卖,除了赚点跑腿钱,还有一顿饭。
  现在给墨倾了。
  墨倾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盒饭,说:“给你留一半。”
  “用不着。”江刻语气有些冷硬。
  他两指夹着烟,将手肘搭在车门,一缕白烟被吹散,没有吹进车里。
  墨倾吃了口饭,咽下,同他闲聊:“你也缺钱?”
  “也?”
  江刻注意到她的用词。
  想到了银行卡余额,墨倾避开正面回答,而是问:“那你是为了接近剧组?”
  江刻微顿,颔首:“嗯。”
  墨倾饶有兴致地问:“目标是谁?”
  没有隐瞒,江刻一字一顿:“曹新盛。”
  墨倾疑惑:“谁?”
  不知道是谁呢,就被人占了便宜?
  “看一眼你的名片。”江刻语气不爽地提醒。
  他这语气实在不咋的。
  但是,墨倾从兜里掏出编剧塞给她的名片后,就理解了。
  编剧:曹新盛。
  “哦。”墨倾想通了,“你打一开始,就是冲着曹新盛来的。为什么?”
  “为什么?”目光落到窗外的江刻,闻声,忽而将头偏过来,眼神有几分锋芒,“你猜不到?”
  猜到了。
  墨倾没有接话,而是低头扒饭。
  江刻想知道她和江延的故事。
  编剧既然是根据他们的故事改编的,自然是最接近真相的人。
  而,他们俩找曹新盛的意图不一致,但目的都是相同的。
  墨倾吃饭的功夫,江延抽完了一根烟。
  吃完最后一口时,墨倾将筷子往饭盒中间一插,想下车离开,但同一时间,江刻将烟蒂扔进烟灰缸,把车窗关上,车门锁上。
  墨倾偏过头,朝他投去目光。
  霎时间,风云变幻,豆大的雨点砸落到车窗,一滴一滴地晕染开,冲刷着车上的灰尘、污渍,车玻璃上隔了一层蜿蜒流淌的水幕。
  “下雨了。”江刻说。
  低沉的嗓音许是因抽了烟的缘故,透着些微沙哑,但更富磁性。
  尔后,他迎上墨倾的目光,说:“雨小一点再走。”
  面包车就停在距离宅子大门五米的距离。
  只要墨倾想,两秒就能到。
  但是,墨倾并没有动,而是“嗯”了一声,继续坐在副驾上。
  等着突如其来的大雨过去。
  外面的雨声被车窗遮了些,雨敲打的声音似是从遥远处传来,闷闷的,密集却不刺耳,反而更衬得车内的宁静。
  他们安静了,谁都没开口。
  明明相隔很近的距离,可他们就像待在两个世界。
  时间一点一点过去。
  良久。
  江刻终于开口:“墨倾。”
  “嗯。”
  “我跟他,差距大吗?”
  墨倾看向前方,眼里是大雨里的街道,声音淡然:“不知道,看不透。”
  江刻笑了,可笑意很淡:“是看不透,还是不了解。”
  沉默片刻,墨倾又开口:“其实,你跟他很像。”
  “哪里像?”
  “行为习惯。”
  “就像我被安排好的食谱?”
  “不。”墨倾摇了摇头,“我相信食谱是被安排好的,并且是以一种我们都没察觉的方式。但食谱都是我爱吃的。”
  江刻一怔:“江延不喜欢?”
  墨倾耸了下肩:“不清楚,我没关注过这个。”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“我也看不透他。饮食方面,他一直都顺着我的。”
  而且,她将其当成了习惯。
  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只要是二人一起吃饭,江延永远是以她的口味为准的。
  而她从未留心过江延的喜好。
  许是小镇环境特殊,许是这一场大雨,墨倾不再对跟江延的过去闭口不谈。
  墨倾继续说:“他也会伪装。”
  “跟你一样。”墨倾偏头看向江刻,“在下属面前,永远是一丝不苟、无所不能的模样,因为生死关头,他要成为他们的信念。”
  顿了好一会儿,墨倾的声音低下来:“可他私下里不这样。”
  江刻问:“怎样?”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脆弱又孤独。
  只有她看到过。
  那个男人伪装了一辈子,成了所有人眼里的战神。
  可扒开那一层皮,他其实也很普通。
  只是——
  连她都少见。
  她也曾想过,倘若在太平盛世,他会活成怎样。
  很久以后,墨倾说:“我也想知道。”
  江刻一惊,没再说话。
  自知问不出来了,墨倾缓缓吐出口气,平复了下那些乱糟糟的情绪,没有再问。
  又过了几分钟。
  雨渐渐小了。
  “先走了。”墨倾说。
  江刻忽然道:“名片给我。”
  墨倾一时纳闷:“什么?”
  江刻目光落到她的衣兜。
  墨倾从兜里将曹新盛的那一张名片拿出来。
  名片已经变得皱巴巴的。
  江刻看了眼中央扶手。
  ——他嫌脏。
  诡异的,墨倾竟然猜到了江刻的心思,嘴角微抽,将名片扔到了中央扶手上。
  江刻说:“晚上行动时约你。”
  墨倾狐疑:“你怎么知道我有行动?”
  江刻回答:“因为我们目的一致。”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好像是这么个意思。
  二人心照不宣地不再提及方才的事。
  然后,江刻开了锁,墨倾打开车门,回了破旧的宅院。
  江刻目送她进了门,然后开车离开。
  这时,手机响了。
  是个陌生电话。
  这是个全新号码,知道的只有饭馆老板。
  江刻犹豫了下,接了。
  “小兄弟,我是杜剧务,刚刚在剧组见过,不知道你有印象没?”
  江刻想到那个满脸严肃的国字脸。
  然后,他答:“有。”
  “是这样的,我们有个事想请您帮忙。”
  “你说。”
  “我们剧组的男主角出了点事,需要一个替身,小兄弟你的体型和气质都跟他的差不多,所以想问一问,你有没有空?”
  江刻舌尖抵了抵后槽牙,忽而一笑。
  就那种货色的男主角……
  挺会碰瓷的。
  但是,他话到嘴边就是:“多少钱?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