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5章 百年前【22】楚泱泱中毒,墨倾解毒

上一章目录首页下一章

  “你说楚小姐怎么了?”
  阿罗冷不丁一句话,让墨倾、江刻、宋一源三人对视一眼。
  几秒后,阿罗皱起眉,语气染了些焦急:“我马上回来。”
  他挂了电话。
  剧组小吴适时问了一句:“楚小姐怎么了?”
  “中毒。”
  阿罗说出两个字,立马转身离开了。
  剧组小吴满脸懵逼,看了看阿罗的背影,又看了看三人,最后说:“抱歉啊,我们先走了。”
  说完,小吴跟上了阿罗。
  “防不胜防。”墨倾侧倚着门,朝二人离去的方向瞧了眼,尔后扫向跟前的江刻和宋一源,“戈卜林呢?”
  宋一源回:“他不知抽了哪门子疯,说要跑遍整个小镇的旅店,势必要找出那个人。”
  “有干劲。”墨倾评了一句,听不出情绪。
  不知是夸还是贬。
  墨倾问:“你们俩呢?”
  宋一源心虚:“我……”
  墨倾一挑眉,懒得听他废话:“你不是医生么,不去看看?”
  提到这个,宋一源意兴阑珊,撇了下嘴:“我不是医生好多年。”
  墨倾乜斜着他。
  “行行行,我去探个口风。”宋一源无奈妥协。
  然后,立马走了。
  就剩一个江刻。
  墨倾又开始找茬江刻:“你不是搞医疗的吗?”
  江刻可没宋一源好威胁,没一点屈服的意思,毫不在乎道:“我管她死活。”
  往前走了两步,他抬手推门,从墨倾身边路过。
  这人堂而皇之就进了自己房间。
  墨倾挑眉,回过头,盯着他的身影:“嗬,我请你进来了吗?”
  江刻盯了她一秒:“没有。”
  墨倾甩上门,往里走:“几个意思啊?”
  “看一眼你的狗窝。”
  江刻目光扫视一圈,略带嫌弃地皱起眉。
  房间乱糟糟的,被子卷成一团,鞋袜和衣服乱丢。好在东西不多,再如何扔,也就那么几件,不然一片狼藉。
  听到这话,墨倾就不乐意了,嘶了一声:“我劝你学一学怎么说话。”
  江刻蹙眉:“江延说话好听吗?”
  “不仅说话好听,还会收拾屋子。”墨倾弯腰捡起一件衣服,随手扔到床上,继而问,“你要学习一下么?”
  江刻一听,神情不悦道:“谁学他。”
  本就不爽的心情,此刻雪上加霜。
  墨倾不跟他扯这个,直接问:“你来有何事?”
  “你不能收拾一下?”江刻实在看不下去。
  “桥洞木屋都能待,这里不能待?”墨倾反问。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江刻一时无言。
  墨倾拍了拍手,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:“看不惯自己来。”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江刻忍了忍,没忍住。
  他抬手拨开墨倾,扯了个袋子,将杂物一一收入其中,收拢后扔到一边,尔后又将墨倾散乱的衣服捡起来。
  捡起一件外套时,忽而有什么滑落,他垂眸看去,见到是一胸罩。
  动作瞬间一僵。
  然而,他视线一扫,发现墨倾正在玩手机。
  “咳。”
  江刻故意出声。
  “收拾好了?”墨倾随口一问,将手机往兜里一放,动作如行云流水。
  江刻没回应。
  墨倾见到神情稍有不对劲的江刻,顺着视线一看,见到了胸罩。
  她先是一怔,尔后勾了下唇,走过去,大方地将其捡起。
  然后,拿过江刻手中所有的衣服,一并放入了个袋子里。
  “饿了么?”江刻忽然问。
  “饿了。”
  这都中午了,说不饿,绝对是假的。
  墨倾又没法进行光合作用。
  江刻道:“请你吃饭。”
  墨倾讶然:“你找我,就为了这事?”
  “嗯。”
  江刻理所当然地点头。
  他本是来找墨倾,问墨倾是否起床的,结果路上遇见了宋一源三人。
  墨倾略一琢磨,说:“行,等我洗漱。”
  *
  跟江刻找了家店解决完午饭,墨倾接到了宋一源的电话。
  她开了免提。
  “我看,得你来一趟剧组才行。”宋一源语气微沉。
  “嗯?”
  “剧组中毒的有好几个,都是吃了同样的食物。”宋一源说,“而且,他们的中毒症状,我没见过。”
  “你不是医生吗?”
  墨倾的语气很平静。
  但是,宋一源分明感觉到,墨倾的话里,带着浓浓的“你莫不是个庸医”的嘲讽。
  宋一源强调:“我是外科医生。”
  墨倾说:“那你废的很彻底啊。”
  “……留点面子。”
  宋一源心很累,甚至悲伤不起来。
  别人知道他曾是医生,但手被废了,说话总是很注意,不知有多贴心。
  只有墨倾。
  满不在乎地拿着刀往他心口捅。
  实话说,宋一源现在已经麻木了。
  墨倾又问:“没送去医院?”
  “嗯。”宋一源说,“送过去几个,医院正在治,还没结果。楚泱泱和她的两个保镖,不相信小医院,大医院又离得远。说是想找温家远程治病。”
  说到最后,宋一源自己都无语了。
  想了想,墨倾说:“我就来。”
  她挂了电话。
  她扭头问江刻:“你一起吗?”
  江刻提了提打包好的饭菜:“得给殷林送饭。”
  “行。”
  墨倾便直接走了。
  江刻站在原地,看着墨倾走开的背影,眸光深邃。
  阳光正好,洒落了一地,江刻站在阴影里,光线从他身前落下,却未沾到他身上。
  *
  因为不是自己人中毒,墨倾并不着急,走路去了剧组,顺带还买了一包坚果。
  宋一源在门口等她:“你很悠闲啊。”
  “吃吗?”墨倾将坚果递给他,“孝敬老师。”
  宋一源犹豫了下,伸手去拿。
  但下一刻,墨倾又收了坚果。
  她似乎才想起来:“忘了你不是老师了。”
  宋一源气得想暴揍:“你忘了你在学校我是怎么护着你的吗?”
  “也是。”
  墨倾想了下,又把坚果递过去。
  宋老师生气了,别过头,不爱要这份不真诚的孝敬。
  墨倾扬了下眉,强行将坚果塞他怀里,同时还挺欠地补了一句:“还挺小气。”
  宋一源:“……”
  “人呢?”墨倾问。
  他们来的是拍摄地,已经没什么人了。
  “前面。”宋一源往前方指了指,“他们在那里租了几间房,三个人都被带过去了。我在这边等你。”
  “哦。”
  墨倾颔首。
  二人朝前面走。
  墨倾问了一句:“什么症状?”
  “……”沉吟片刻,宋一源皱眉,“不好说。”
  墨倾睇了他一眼:“我已经很质疑你医生的过去了,别让我再质疑你的语文教师身份。”
  宋一源:“……”求你闭嘴。
  “皮肤苍白,浑身冒汗,嘴唇发红,活像个鬼。”宋一源想了想,继续描述,“时而清醒,时而昏迷。但是——”
  “嗯?”
  宋一源轻轻拧眉:“隔一段时间,他们额头会出现一朵莲花,之后就会控制不住自己行为。”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墨倾忽然就不吭声了。
  宋一源没有察觉到,自顾自道:“正常的中毒,常见是呕吐、高烧、腹泻,要么就是昏睡不醒,亦或是局部症状……这个,我真没见过。”
  宋一源很苦恼。
  他真的不太想显得自己在医学领域是个傻子。
  可问题是,这超出了他的学识范围。
  没见过就是没见过。
  墨倾停下了步伐。
  宋一源走了几步后,才意识到墨倾没有跟上,顿时回过身:“你怎么不走了?”
  静默地盯了宋一源几秒,墨倾陡然开口: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  “哈?”
  宋一源不明所以。
  墨倾转身就走。
  宋一源赶紧走过来,抓住墨倾的手臂:“来都来了,去看看呗。”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墨倾斜眼看他,没吭声。
  “治不好又没关系,没人知道你会治病。”宋一源以为她是怕治不好丢脸才折回的,“你就看一眼,没主意咱就走。”
  顿了顿,墨倾慢吞吞地说:“其实吧。”
  宋一源问:“什么?”
  墨倾说:“这毒死不了人。”
  “是吗?”宋一源有些奇怪,“你知道?”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沉默须臾,墨倾并没有多说。
  她将宋一源抓着自己手臂的手推开,想了想,还是转过身,朝前面走。
  算了,看一眼吧……
  *
  剧组租的是个大户人家。
  外面有个院子里,里面是三层的自建房,很是气派。
  院子外有围墙,大门紧闭着。
  墨倾和宋一源来到门口。
  宋一源抬手敲门。
  不一会儿,门被打开了,但是,一左一右出现两个黑衣保镖,满是警惕和防备地盯着二人。
  “你们有什么事?”其中一个保镖冷声问。
  他特地看了眼墨倾。
  ——虽然墨倾昨晚救了楚泱泱,但是,傍晚他们全被墨倾一人打败。
  ——墨倾显然是一个危险分子。
  宋一源解释:“我们来看一看中毒的情况。”
  保镖皱起眉:“你不是看过了吗?”
  在拍摄地的时候,宋一源就出现过,但就在外围看了看,没什么动静。
  此番又凑过来,还带了墨倾,两位保镖不得不起意。
  宋一源指了指一侧的墨倾:“这次来看的,是她。”
  “她?”那位保镖冷眼剜着墨倾,不屑道,“她大学有毕业吗?”
  另一个保镖道:“她的身手很厉害,但这件事,就算了。我们楚小姐需要安静,你们快点走吧。”
  说到最后,语气已经有些不耐烦了。
  宋一源嘶了一声。
  他倒是没有想到,好心请墨倾过来,竟是会被堵到门口。
  顿了一下,宋一源没采取硬手段,只是说:“你们先去问一下阿罗。”
  “让你们走就快点走。”第一个保镖已经很不耐烦了,脸色直接黑了下来,“你们又不懂医术,就算把天王老子叫过来,你们照样进不了。”
  “那我们走吧。”
  墨倾闲闲地说了一句,转身就走。
  宋一源手往后一伸,抓住了墨倾的肩膀,把人给拉了回来:“等等,再等等。年轻人,要有点耐心。”
  他笑眯眯的。
  墨倾挑眉:等什么?
  没等墨倾想明白,忽而见到宋一源看向那两位保镖,脸上和颜悦色的神情消失,唇角依旧是带着笑意的。
  只是笑里掺杂着三分狠。
  宋一源一拳砸在了面前一保镖的脸上。
  那个保镖尚未反应过来,宋一源又一脚踹上去,把人直接踹翻了。
  另一个保镖这时回过神,抬手就朝宋一源抓去,但宋一源早就有所察觉,偏头躲过,跟对方交手两个回合,直接把人撂倒在地。
  “嘶。”
  宋一源晃了晃自己的拳头,似乎是打疼了。
  他居高临下地扫视着两个中看不中用的保镖,眉头轻轻一皱,拍了拍沾衣袖上的灰尘:“都、不要凶嘛,全是武夫,都不会好好说话?”
  两个保镖:“……”
  说你祖宗!
  你踏马搞偷袭!
  “宋……老师?”墨倾歪了下头,像头一次认识他。
  宋一源摆摆手:“不当老师很久了。”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墨倾唇角极轻地抽了下。
  门口的动静闹得挺大,里面很快就有人跑出来。
  是阿罗,还带了两个保镖。
  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  阿罗刚一出来就问,眼睛被大太阳晃了一下,眯了眯眼。
  他过了一秒,才看清情况。
  他们的两个保镖倒在地上,站门口的两个人,颇有一种“砸场子”的风范,可——
  仔细一瞧,却是宋一源和墨倾。
  阿罗表情一凝。
  如果没有昨晚墨倾救楚泱泱一事,他这会儿,定然是当机立断找人把这俩扔出去。
  偏生,有了这份恩情。
  哪怕再不喜二人,甚至见到二人就手痒痒,这时也不能贸然来硬的。
  阿罗走近了几步,打量着二人,眉头紧皱:“你们俩来这里做什么?”
  他语气是阴沉的。
  “没别的事,”宋一源挺斯文的,“墨倾正好懂一点医术,特地来看一眼楚小姐的情况。我们一片好心,贸然拒之门外,是否不大合适。”
  阿罗咬了咬后槽牙。
  看向墨倾的眼神里,满是质疑。
  论身手,墨倾是很厉害。
  论医术……
  这个年龄,网上最猖狂的骗子都不敢称“懂医术”。
  瞥了眼墨倾后,阿罗看向宋一源:“不知她是哪所大学的高材生?”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宋一源没说话,而是扭头看墨倾,眼神里透露出很多信息——
  我就说吧!
  干我们这行,没学历是混不下去的!
  人家压根不待见你!
  你瞧瞧你,还给我闹半路退学!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墨倾看懂了,但是完全不想回应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