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6章 制药师【05】新人报到,先讹墨倾一顿

上一章目录首页下一章

  愣怔了下,墨倾问:“你来做什么的?”
  江刻道:“报到。”
  “什么部门?”
  “101部门。”
  得到准确答案后,墨倾一时没说话了,略有些玩味地打量着江刻。
  江刻将咖啡杯放下,优哉游哉地说:“我猜你在想,我是不是走了后门。”
  墨倾扬眉:“所以?”
  江刻道:“我确实走了后门。”
  墨倾心领神会:“在帝城时跟霍斯的合作?”
  “嗯。”
  江刻坦白承认。
  墨倾“啧”了一声。
  她本以为自己过笔试就当部长,已经够特殊的,谁料还有江刻这种,连考试都不用,直接破格录取当正式员工的。
  送进她的部门,还没经过她同意。
  101部门就是那么容易进来的地方吗?
  墨倾将思绪撇开,继而问:“怎么坐这里?”
  “跟霍斯谈点事。”
  “他人呢?”
  “去找范部长了。”
  “戈卜林呢?”
  “去找霍斯了。”
  墨倾:“……”您搁这儿套娃呢。
  她走到江刻身边,觑见茶几上的一张纸,于是手一抬,示意江刻将纸递过来。
  然而下一刻,江刻将自己的手放了上去。
  宽厚温暖的手掌,有些粗糙,修长的手指握住她的手,手心与手背皆在掌控,属于他的力量和温度透过肌肤清晰传达。
  再看江刻,神情自若,态度泰然。
  就是那双眼里,流露出了些许戏谑。
  墨倾先是一怔,继而危险地眯了下眼:“你找抽呢?”
  江刻唇角勾了勾,将手松开,可撤回时,墨倾手心多了一样物品。
  是一条链子,吊坠是椭圆形的,辨别不出材质,中间有裂痕。
  “这是迟时唯一的东西。”江刻缓慢而沉静地说着,目光落到墨倾身上。
  墨倾打量了几眼,轻蹙眉:“没见过。”
  江刻:“哦。”
  那他就放心了。
  要是定情信物什么的,他还得费劲拿回来再销毁。
  墨倾被江刻这么一打岔,浑然将方才之事抛在脑后,随手将那条链子往兜里一放,指了指茶几上的纸:“拿过来。”
  那是需要她签字的报到单。
  江刻瞅了一眼,将那张纸拾起来,递给墨倾。
  墨倾这次抓着纸张一角,将其抽离,尔后她便转身来到霍斯桌前,将手中打印的任务全往桌上一放,就大步走到门口。
  出门前,她顿了下,回身同江刻说:“待在别人办公室做什么,跟我过来。”
  说完,便离开了。
  江刻悠悠起身,从善如流地跟在她身后。
  *
  回到自己办公室,墨倾签了个名,将纸递还给江刻。
  但她没像赶谷万万似的,催促江刻去人事部。
  “两个人都安顿好了?”墨倾坐椅子上,问。
  “嗯。”江刻道,“殷林在精神病院,迟时有澎家兄弟俩照顾。”
  墨倾继续问:“迟时这边还问出什么了吗?”
  江刻悠然地环顾了一圈她的办公室,不疾不徐地问:“你确定要在这里聊?”
  墨倾一顿。
  她检查过办公室,没有监视器。
  这时,江刻又悠悠开口:“我不习惯在工作场合谈私事。”
  墨倾:“……”
  嘴长你身上,随你怎么叭叭。
  眼皮一撩,墨倾瞅着江刻:“你想在哪儿?”
  江刻看了眼腕表,暗示说:“晚饭时间快到了。”
  富得流油一人,还要蹭她一顿。
  墨倾哪怕在腹诽,仍是接过话:“你想吃什么?”
  江刻反问:“我的口味,你不知道?”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墨倾默了半刻,摆了摆手,示意他滚蛋。
  “再见。”
  江刻举止优雅从容,拿着那一张纸,先朝墨倾点点头,后退半步再转身离开。
  他一走,墨倾就叹了口气。
  墨倾抬手捏了捏眉心,尔后,轻轻皱起眉。
  江刻的到来,不知是好是坏。
  不多时,墨倾站起身,先给江刻发了条信息,让他办完后直接下楼,然后自己去门口等他。
  而——
  另一个报到的谷万万,浑然被墨倾抛在脑后。
  墨倾前脚刚走,谷万万后脚就到。
  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转悠了一圈又一圈,确定没有半个人影后,谷万万的心情一言难尽。
  ——他到底来了个什么破部门。
  *
  墨倾等了约摸十来分钟,就见到江刻从门口走了出来。
  墨倾问:“开车了吗?”
  江刻道:“没有。”
  他这次出行,没带澎忠和澎韧,一下机,就打车来到了第八基地。
  墨倾点头,说:“那坐地铁吧。”
  整理袖口的江刻,闻声斜乜了她一眼。
  尔后,江刻淡定颔首:“行。”
  跟着墨倾坐了二十分钟地铁,墨倾带着江刻转悠了一大圈,最终来到了一家面馆。
  一家,随处可见的,连锁,面馆。
  江刻仰头瞧着面馆招牌,舌尖轻轻扫过后槽牙。
  半晌,江刻问:“为什么来这里?”
  “离回春阁近。”墨倾理所当然地回,“吃完好回家。”
  江刻:“……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