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0章 执业资格【24】墨倾:我是专业的,咋了?【一更】

上一章目录首页下一章

  在温迎雪的魔音摧残之下,教室内陷入了诡异的沉默。
  原本将温迎雪视为劲敌的参赛者,眼珠子瞪得一个比一个大,生动形象地诠释了什么叫“目瞪口呆”。
  墨倾揉了揉耳朵。
  没忍住,又揉了揉。
  她心道:好家伙。
  然而,没有人叫停,温迎雪就一直吹,虽然断断续续的,但勇气可嘉,硬是把准备的一段给吹完了,全程面不改色。
  放下唢呐的那刻,温迎雪无视周围异样的目光,朝前排的学生评委点点头。
  “温迎雪是吧,”一学生评委瞅了眼花名册,确定了她的名字,尔后问,“学多久了?”
  “一天。”
  “为什么要来参赛呢?”学生评委很是不解。
  温迎雪说:“我也是临时接到的通知。”
  学生评委疑惑:“不是你自己报的名吗?”
  温迎雪面带浅笑,却没有回答,朝学生评委颔首,然后转身去了学生堆里。
  学生评委们交头接耳几句,最后跟喊名字一学姐点头。
  学生看了眼名单,看向墨倾:“下一位,33号,墨倾。”
  墨倾走了出来。
  有了温迎雪的表演,原本也稍稍忌惮墨倾的参赛者们,已经彻底放松了。
  ——温迎雪都能吹成这样,学人精应该更烂吧?
  可是,当一阵轻灵的鸟叫声响起时,教室又倏然静默,氛围走向了另一种极端。
  学校的起床铃声是《百鸟朝凤》,但这一首曲子难度太大,所以在比赛中,参赛者可以挑选别的曲子。
  前面的参赛者中,也有吹《百鸟朝凤》的,听起来还不错,可墨倾这一吹,立即让那些人的表演黯然失色,他们自个儿一听,神情皆有些窘迫。
  ——这怎么比?
  ——这不是国家队吗?
  都是学过唢呐的,对方的水平几何,他们能听不出吗?
  墨倾吹得流畅,气息绵长,鸟叫声一响,就如置身于白鸟鸣叫的丛林里,思绪一下就代入其中了。
  墨倾只吹了一段。
  所有人都意犹未尽。
  温迎雪站在偏僻处,身后倚着墙面,手指勾着唢呐,饶有兴致地打量墨倾。
  ——虽然遇见这事纯属意外,但墨倾这技能点,还挺有意思的。
  “墨倾……”
  学生评委缓了一阵后才回神,看了看花名册,又看了看墨倾。
  他问:“学了多久啊?”
  墨倾说:“半年吧。”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骗鬼呢。
  不仅是学生评委,其余参赛者,也是一脸的不信。
  墨倾管他们信不信,优哉游哉回了人群中。
  百年前的太平街上,有一个教唢呐的老艺术家,墨倾听他一曲《百鸟朝凤》,惊为天人,从而拜他为师,每天坚持练习。
  但也就练了半年。
  后来师父去老家接妻儿,结果遭遇山匪,死在了半路。
  墨倾离开了帝城大学,也将唢呐一事搁下了。
  学姐继续叫下一个:“34号——”
  “等一下。”34号主动举了手,被众人注视后,挠了挠头,“我就不比了。我学了十年唢呐,本来还挺有信心的,现在……算了吧。”
  不只是他,有自知之明的人,都这么想。
  有了墨倾的表演在前,他们谁再上去,那就是一小丑。
  坚持表演,也是浪费时间。
  于是,陆续有人选择了放弃。
  学姐粗略计算了一下,未表演的参赛者里,有三分之一的人放弃了。
  剩下三分之二的,除了少数个别有自信的,其余的,也就寻思着“来都来了,不吹个响儿还挺可惜的”,所以硬着头皮上了。
  但是,谁会被选中——他们心里都有数。
  ……
  约莫四十分钟后,最后一个人表演结束。
  学生评委们围聚在一起,象征性地探讨了一番,然后公布了最终的胜者——
  墨倾。
  这是唯一一届,最没有争议的唢呐比赛了。
  所有人都败得心服口服。
  墨倾跟着走了个流程,约好下个周末去录影棚录起床铃声后,就拎着她的唢呐,随着人群一并离开了教室。
  她在走廊扫了一圈,没见到江刻。
  她将手机掏出来。
  江刻给她发了条消息。
  【江刻】:他们吹得太难听了,我去给你买些吃的。
  时间是半小时前。
  这个理由,墨倾是接受的。
  是个人在听了她的吹奏后,再听到那些业余的、半专业的稀稀拉拉的吹奏,都是一种煎熬。
  墨倾沿着楼梯往下走,想给江刻打电话。
  这时,却见他们班的群里消息99+,她点进去一看,瞧见他们议论的内容,不由得挑了下眉。
  温迎雪吹唢呐的场面,不知被谁拍了视频,传到群里去了。
  【大美女吹唢呐,何必呢?】
  【哈哈哈吹成这样还能脸不红心不跳的,心理素质绝了。】
  【这视频哪儿来的?】
  【不知道,医学院的大一群都传疯了,大家都在说她。】
  【才学了一天,她干吗要去啊?】
  【无法理解。】
  ……
  毕竟是班级群,还有老师在里面,说得也都不过分。
  但私下里怎么说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  人都是一样的。
  现在的学生,和百年前的学生,都没什么差别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